您现在的位置:金沙彩票下载安装(金沙彩票网) >> 校报校刊>> 校刊>> 正文内容

《憩园》创刊10年历任社长作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8日 点击数: 字体:

风 景 旧 曾 谙

——写给《憩园》创刊10周年

张逸璠(我校2012届高三毕业生 现就读于武汉大学)

时近年末,会不会有什么惊喜来为我忙碌的2015着一笔亮色呢?意外欣悉母校《憩园》创刊十载,真是喜不自胜,遐思不禁涌上心头。真是弹指一挥间,十年光阴倏然而逝,校刊或许还是那本校刊,曾在其上抒写万千情怀的执笔者换了又换。不知他们(我们)现在都在何处,是否还习惯用文字记录随感,对四时风物继续敏感温柔呢?

看着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回忆的流烟,我不得不承认,大学期间写的东西实在是任务之作,少有即兴而为的只言片语,连日记也越写越短,读来索然无味。不由默然。想起六年中学时光,其中五年在文学社,作为社员虽有出刊写稿之义务,但总是心甘情愿挤时间蹭自习,熬夜秉烛也想把那些青涩的文字变成篇章,把那份隐秘的喜悦表达出来,与他人分享。那辗转反侧、满怀期待的感触令人印象深刻,至今想起也为之动容。

高一时王老师曾布置给我们班一篇习作,以岑参“忽如一夜春风来”为主题,自选角度写文章,他给另一个班的主题自然是“千树万树梨花开”。我记得自己在灯下撕了一张又一张稿纸:对思路不满意、对开头不满意、对人物描写不满意……待架构成型,初稿写就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那时身体困倦,思路却万分清晰,兴奋与疲惫交织,梦里我还在不停与主人公“辩论”故事的情节与人物命运的发展。后来语文课点评习作,照例选出较为优秀的文章,由作者读自己的作品供大家鉴赏。同桌看着我跃跃欲试、翘首企盼的样子,半晌打趣道:“难得这么激动,是多有信心啊?”我记得自己的回复是:当然了,就像打游戏打到紧要关头,或者百转千回攻克了物理题,你肯定知道那种感觉。结果那一次优秀作品太多,还没等我有机会向同桌展示这份激动就下课了。

后来,这篇文章成为六年里我向《憩园》投出的最为满意的作品(现在发觉笔触还是略为生涩)。恰逢期刊改版,纸质精良,封面由摄影换为国画,色彩自亮丽转向沉静,墨色氤氲,山水如画,那本2010年春季刊成为我珍藏的回忆之一。

我与憩园结缘,还是源于初中时语文老师董老师的指引。军训日记成为我走进文学社的“问路石”,让我逐渐接触各类文学体裁,领略才华横溢、独树一帜的作者们的风采。读着散文、戏剧、小说、诗歌,时常为妙绝的文笔击节而叹,为跌宕的情节拍案叫绝,对奇妙的想象瞻望咨嗟,对严密的论述心悦诚服……憩园不仅以纸媒提供写作交流的载体,还时常延请省内的名家为社员带来视听盛宴,而后者,是现在想来,我最感激社团的地方。

记忆中,我们听摄影家讲述技巧和选材,参与西北师大教授徐兆寿的讲座,聆听诗人叶舟先生的创作回忆,参加省作协主席邵振国先生的专题报告,这几项是我至今能回忆起的部分;讲座的地点从教学楼的二楼会议室变化到顶楼多功能厅再延伸到食堂(曾经是报告厅),小板凳坐不下就站在后排、蹲在前排,赶来听讲的人数一次多过一次,这恐怕是我一生都会铭记的场景。08年憩园请叶舟先生来讲诗歌创作时值初夏,开讲时晴空万里,中途却雷声滚滚,风雨交加。我们坐在食堂里,听惊雷过耳,闻到雨后泥土的气息。有学姐站起来,说她听到雨声想起蜗牛,随即记起一道曾令她懊恼不已的“蜗牛爬井”数学题,进行点评和批判后,她问诗人的感想。我已不大记得学姐具体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厅内掌声如潮,笑语不断。待讲座结束,骤雨初歇,大厅外积水处处,空气尤为清新。

大学里各样讲座能从开学排到学期末,不少名家也悉数开讲,有时报告厅挤得水泄不通,需要排队领票。每当作家或学者亲临讲授,我时常会想起在中学听过的,人数不多但丝毫不逊色的场场讲座。中学时每学期能举办的讲座数量有限,故总令人印象深刻,回味不已。

每学期外出采风是我非常期待的事情,无论是徒步关山揽秋色,仁寿山赏桃花,兴隆山眺风景,松鸣岩漫花儿,还是吐鲁沟掬清泉、土司衙门观暮色,黄河石林漂筏子、乘驴车……这一口气说完了五年间的活动,其中的回忆竟比近两年外出旅游的记忆清晰许多。我们在春日里竞猜字谜,观看当地牧民的表演,在秋阳下对接成语、聆听土司衙门的古韵。王老师作为文学社的总负责人,每学期都会精心挑选采风地点,我们各年级理事负责统计社员参与人数,虽然采风时间仅仅一天,老师们为筹备工作付出了太多心血。待我们进入高中,学习渐渐紧张起来,采风占据的这一可写作业可补课,可睡觉可忙里偷闲玩电脑的休息日变得很是重要,要不要参与采风成为值得“斟酌”的事情。那时我担任社长,才真正感受到中学社团举办活动的不易:王老师为活动审批、筹备、预算等事项忙碌不已,通常还要想办法激发社员们的热情,督促理事们积极收稿,为刊物征集采风作品。我一直觉得,这五年参与每一场外出采风活动是我最大的幸运,只要你愿意,那些借口都可以消于无形,而收获到的东西无法用言语描述,往往历久弥新。

想说的话太多了,回忆之门被打开,那些片段如潮水般涌上来,令我一时间难以平静。憩园文学社创立真的已经十年,我离开母校已近四载,她越来越独立自信,风采卓然。学过的知识许久不用会生疏忘记,引我靠近文学二字的憩园,却一直都在我心中。她于我,是恩师,是灯塔,是慰藉,是良友,更是整个中学的回忆;她教我欣赏、甄别、评判、借鉴,也教我选择、取舍、坚持、创新。

我记得,那张背后写着“憩园文学社社员借书证”的红色卡片在书柜里,上面还贴着我初一的照片。虽然基本没去过炼一的图书室,这张卡片却见证了缘起时刻,它一直摆在《老人与海》、《于丹论语心得》这两本社团奖励书籍的旁边。每每我打开书柜,浏览过保存的《憩园》刊物和这几本书,都会想起这段以写文章为乐趣的时光。

前天朋友圈被武大版《南山南》刷屏,其中一句“他说你任何大江南北的风景,不及三月盛开的珞樱”引起我们无数共鸣,其实还有一句,特别适合形容我对中学的社团经历、对憩园的感怀,那是:

如果所有岁月都重叠在一起,你一定是青春里最好的交集。

憩园,是我一生都感激的交集。

亲爱的憩园,我郑重对你许诺,我会捡起手中的笔,把生疏许久的写作继续下去,希望我能亲自祝福你成年,看你光华璀璨,耀眼闪光。

十周岁生日快乐!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